丢勒作品《骑士、死神、魔鬼》中骑士形象解读(下)

发布日期:2021-07-13 21:26   来源:未知   阅读:

  关于丢勒作品中骑士形象的理想化解读,在几个世纪的叠加后,已经与最初的理解感知相去甚远。

  无论是解读成“基督教士兵”还是“日耳曼骑士”,都是错误的,是不符合雕刻画本身反映的社会现实的。

  丢勒生活的纽伦堡,是神圣罗马帝国的第一个新教城市,拥有圣罗伦斯教堂、圣塞巴德教堂,是一个重视宗教、文化、艺术和荣誉的城市。概括来说,纽伦堡四通八达的贸易线路带来了蓬勃的工商业,由经商致富的资产阶级组成的政府管理着这个城市。在纽伦堡,有大量富有创意和技巧熟练的工匠,同时也包括许多人文主义者,他们多出生于富裕商人家庭,接受过良好的教育,热爱文学艺术并积极参与政治和宗教事务。在这样的文化氛围中,丢勒的艺术特点虽然持续受到意大利对美的概念的影响,但也开始带有强烈的德意志个性。

  另一方面,丢勒所处的中世纪晚期实际上是个文化衰落与政治动荡的时代。10世纪末,民众普遍认为世界末日就在眼前。12世纪、13世纪,新教派不断兴起。15世纪、16世纪被认为是“充满变革与危险的”时代:瘟疫、战乱不断,信仰面临崩溃,农民不思耕耘,平民躁动不安,贵族荒淫无度,罗马教廷横征暴敛。丢勒的经历中最值得关注的是他与路德新教的关系。可以肯定的是,他对路德的作品非常熟悉,并且对路德条理分明的论述十分认可。但是他并没有追随其他人对路德全盘接纳,而是保持自己的主见。以作品《四圣图》为例,这幅反对罗马教廷的宣传画表达了对稳定社会秩序的渴望和对纽伦堡市政当局的支持,希望他们能带领人民从混乱走向稳定。丢勒也通过这幅作品,表示相信政治和宗教可以在艺术中融为一体,而两者必须在市政府的努力下才有望实现。

  此外,丢勒时代并非骑士的繁荣时代。14世纪以来,西欧商品经济的发展,导致以自然经济为基础的采邑制的瓦解,从而破坏了骑士制度的根基。同时,王权的加强,王权与城市的联合,从政治上摧毁了骑士制度。从14世纪开始,各国国王都建立了自己的军队,雇佣兵比重日益增长。在城市和各地原有的或新生的自由农民中,有战斗能力的步兵正在形成,骑士及其侍从决定一切战斗的局面开始改变。特别是14世纪中叶,火药从东方传来,一系列新火器相继发明和使用,曾经被认为坚不可破的骑士甲胄与中世纪城堡变得不堪一击。在军事上,骑士也逐渐式微。与骑士衰落形成对比的,是骑士制度下各阶层发生的变化。一部分骑士出于矛盾心理,一方面受到时代熏陶,有人文主义倾向,向往变革,另一方面却又留恋旧制度,想走回头路,如德国骑士胡登;另外一部分是破落骑士,他们专门以打家劫舍和从事冒险活动为主,莎士比亚笔下的福斯塔夫就是此类人物的艺术形象。

  “强盗骑士”这个词最早在1810年由弗里希·波特沙克提出,他指出在13世纪后半叶,一些骑士贵族违反莱茵河之前收取过路费的习俗,或是在没有神圣罗马帝国皇帝授权的情况下收取高额的费用,或是直接抢劫商人,绑架之后勒索赎金。实际上,只有经过神圣罗马帝国授权才能收取通行费,允许贵族和教会从莱茵河繁忙的交通中收费是支持政府财政的重要手段。有些河道为了防止任意通行,还会有铁链横穿河道,并且在河道两旁建造战略性塔楼。神圣罗马帝国皇帝和被授权征收过路费的各种贵族以及大主教之间制定有规范的征收方式,规定了在管理莱茵河收费的过程中,有多少收费站,应该在哪里建设,收费应该多高等具体问题。这些问题的决策过程并不复杂,主要根据地方权力结构、收费站之间的空地以及防御能力来决定。这类标准化收费可以直接缴纳银币,或者以“实物”费用抵押。“强盗骑士”的做法不仅违反了神圣罗马帝国的特权,而且违背了社会的行为准则。当时商人普遍受到法律和宗教的约束,必须为商品制定合理的价格,而强盗骑士极大地威胁了商人的生存。特别是在1250年到1273年这段没有皇权束缚的情况下,收费站的数量暴增。

  为了应对这种有组织的军事无政府状态,由一百多个城市,以及几位王子与贵族(教会领袖)联合组成了莱茵联盟,从1254年开始,莱茵联盟发起了对“强盗骑士”的制裁,摧毁他们的城堡,打击非法收费和抢劫事件,还营救了一名被里特贝里男爵绑架的受害者。但是,在新皇帝选举的政治纷争中,莱茵联盟逐渐毁灭,军事力量强大的“强盗骑士”也在莱茵联盟的打击中频频逆转,最终仍存活了下来。不过,莱茵联盟的经验在之后被哈布斯堡皇帝鲁道夫借鉴,他采用相同的方式打击索内克的劫匪,摧毁了大量劫匪城堡。所以,丢勒时代“强盗骑士”并非销声匿迹,图像理论的激增带来了诸多论点,从这些泛滥的论点中也可以看出当时基督教骑士很有可能已经发生了变化,日光性皮炎如何治疗 中西结合帮你断根,而他的作品《骑士、死神、魔鬼》正是展现了骑士的这种“变化”。

  总结来说,关于丢勒这幅作品中骑士形象的理想化解读在几个世纪的叠加后,已经与最初的理解感知相去甚远。无论是解读成“基督教士兵”还是“日耳曼骑士”,都是错误的,是不符合雕刻画本身反映的社会现实的。在丢勒的时代,骑士的野蛮行径在自己的村庄引起了巨大恐慌,丢勒本身是不可能将其塑造成骑士的理想化形象的。丢勒这幅作品是为了警告当时的骑士,要求他们的行为更加道德、虔诚。从这个角度看,丢勒是一位虔诚的基督徒,一定程度上也是人道主义的呼吁者,他揭露了当时骑士不受法律限制的军事行为和野蛮行径。通过展示魔鬼撒旦的标志与意象,特别是对狐尾草“背信弃义”这一内涵的强调,丢勒显然是要表现一位冷酷、邪恶、无人性的“强盗骑士”形象,这一形象与中世纪晚期骑士没落的大背景密切相关。那些赞扬作品中基督教骑士精神的学者与将其牵强地附会成“日耳曼骑士”的艺术史家都没有理解艺术家真正的思想内涵。www.bg2e6.com.cn